yearning for

记录都是你的,高兴嘛,好好睡觉~

时光静好

《惜 張》:

20180822NO.57——秋日的橘

春天种下一只猫,到了秋天就会收货整箱的猫猫。被成群的小猫咪围绕,应该就是幸福的感觉吧。

温柔的橘猫和秋天更配哟~

❥_(:з」∠)_

 

https://weibo.com/3083713895/profile?topnav=1&wvr=6

你是我半截的诗,不许别人改一个字。

Wayneil:

“你是我半截的诗,不许别人改一个字。”
— 海子《半截的诗》

你没有如期归来,而这场离别的意义。

Wayneil:

北岛—我喜欢的当代诗人之一
喜欢分明层次,喜欢特有情绪,喜欢朦胧中的庄重。

美艳动人

苏凝玥:

春之节气

立春梅花分外艳,雨水红杏花开鲜;
惊蛰芦林闻雷报,春分蝴蝶舞花间。
清明风筝放断线,谷雨嫩茶翡翠连。

背景: @鱼俞木𓆝𓆟𓆜𓆞𓆡 

昨日青空
“很爱你,但只是曾经。”

你是年少的欢喜

如果遇到,请牢牢抓住别放手。

蒲久愿:

街道两旁的梧桐树遮不住炎炎烈日,再怎么坦坦荡荡也抵不住忽然伸手过来的邀请。我坐在你车上去买暑假作业的时候,假装不去理会同路的同学不约而同的哄笑和八卦神色,顺理成章地买了瓶汽水递给你。


我们初见时没有似曾相识的说法,但那一刻,却宛如初见。


汽水见了底,漫不经心得扔到垃圾桶里,我们不在一个班级,不住一个小区,萍水相逢罢了。


有时候缘分就是那么不讲理的东西。


再遇到你时,我刚从理发店里出来,你的发型也好不了多少,于是我们便只能毫不留情地互相嫌弃,在言语东拉西扯间掩饰暧昧情愫。可到你离开,我还是没问清楚,上次从书店送我回家时绕的十几圈路,是什么缘故。


开学后的交集意外多了起来。


我约你去书店,时间是早上八点,你却凌晨四点就蹲在我家车库,早上准备的早饭分不清是驴打滚还是瑞士卷,从此成为我们两个才懂的典故。从《道德经》到言情小说再到都市玄幻,不知道是你迁就我,还是我迁就你。


后来就算我不约你,你也会在楼下等我,我问你你只说我们走同一条路,直到我故意绕路你却还和我走同一条路,我才忽然反应过来。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,戳穿了,就没意思了。


下雨的时候你总是在走廊钻进我伞里,我明明没有骑车却也陪你一起去车库。如果有人问你怎么总不带伞,咳,我的错。如果有人问我怎么总不骑车,嗯,你的错。


我亲手做的第一份蛋糕,是送给你的。虽然摆盘的时候弄得惨不忍睹,但你也毫无压力地接受了。拜托,就算你嫌弃我做得不好吃,也把嘴角的奶油痕迹擦干净了吧。


学校不喜欢重新排考场,所以考试的时候我总跟你一起。我记得你在考场高喊“只有英语我一定要作弊”时身后突然出现的德育处主任,更记得在我胃病发作时,恰好递给我的一杯温水。


运动会写稿的我出于私心写了一堆稿件偷偷递到你们班级,跑完一千米的你却无视就坐在我旁边的班主任,拿走我桌上的矿泉水,然后拔腿就跑,卷起一地尘烟。


打着奶茶店买一送一的借口送给我的奶茶,班级里早已传开的恋爱谣言,我们之间,有一层窗户纸,只要捅破,便不可收拾。


红绿灯前的等待,是我听过最草率的告白。
“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吗?”
与浪漫无关。
我知道啊。可怎么行呢?
最后,也只能不了了之。


中考结束后,我们只能靠QQ联系。


我给你的备注名是“人贩子”,你却没对这个奇怪的备注名有意见。你说,“我要真是人贩子就好了,就可以把你拐走了。”


彻底说再见的那天也下着雨。


这天我去上衔接班的时候没看到你,直到下课,我看到车篓里有一个装着笔记本的木盒子。上面有一张纸条写着“我走了”,笔记本里有你用心写出来但还是很丑的三个大字“勿忘我”。


署名是不正经的“某无名智障”。


你消失了。


这种感觉,很陌生。


我没哭,只是有点后悔。


“你难道没看出来我喜欢你吗?”


“我就是喜欢她怎么了?”


“你要还这么路痴的话,我给你作人工GPS一辈子怎么样啊?”


  …………


你的表白那么多,可我一句未应。


我为你哭过的。


是在别人嘴里,听到你想我了。